详细信息

北京民政局副局长为这个“95后”养老人点赞

发布时间:2021-02-01

养老服务,一个在人们印象中主要是中年人从事的行业,近年来却频频出现“95后”“00后”的身影。这群看似自己还需要照顾的年轻人,如何照料老人?养老院如何留下他们?他们又能为这个行业带来什么?


邢雪今年24岁,在北京首开寸草养老院担任社工已经有两年多时间。去年11月,北京市推出《北京市养老服务人才培养培训实施办法》,针对毕业生设置入职奖励,本科毕业3年补贴6万元。这一政策引起了邢雪的关注。


近日,北京市民政局副局长李红兵和邢雪就年轻人从事养老服务行业的话题进行了一次对谈。李红兵说,希望通过一些举措吸引更多年轻的专业人才从事养老行业,从而提升养老服务人才队伍的综合素质。



李红兵,北京市民政局副局长



李红兵:小雪你什么时候开始从事养老工作的?


邢雪:我2018年9月开始在寸草实习,毕业后2019年7月入职至今,算起来有两年多。大学专业是社会工作,因为跟姥姥,姥爷一块儿长大,所以想学养老。但理论跟实践确实有差距。我所在的分院主要承接失能失智老人,一进门看到整排坐轮椅的老人,交流也不是很顺畅,有点受到冲击。


李红兵:你很厉害,一毕业直接来到专业程度要求很高的失能半失能状态老人院。


邢雪:确实经过一段时间摸索。最开始照顾一位失明的爷爷,他特别没有安全感,每天坐在角落,也不跟人交流。最开始给他做护理时,会打我,还喊说“离我远一点,不要碰我”,也从来没见他笑过。这样的情况大约持续了两个月。


有一天跟爷爷聊天,我说我是东北人,他毫无表情地回了声哦,我说我可能要回家过年了,他还是哦。我接着说东北也没什么特色,我给你打个貂,您这身材,三个貂皮就能凑一件高级大衣。他特开心,忽然一下子就笑了,还问我叫什么名字。


他当时一直抓着我的手,我就说叫“小手”。那天开始,每次看见爷爷都拉着他的手,问他这是谁的手,他开始也不记得,慢慢说这是“小手”的手,后来听见声音就知道是我。再熟悉一些后,发现爷爷是个麦霸,不止红歌,《粉红色的回忆》这些歌他也记得特别清楚。


实习结束时,我跟爷爷说要回学校准备毕业,可能一段时间没办法照顾他了,没想到他哭了,而且挺伤心,说“你走了,我怎么办呀,没人跟我聊天了”。





李红兵:这个“小手”,你抓住了那个阿尔兹海默症老人的重要特征,描述一个具体的东西,他就记住了。这是学校教的,还是你自然与老人建立的一种信任呢?


邢雪:学校教的东西比较书面,我在的西钓鱼台养老院老人的情况都不同,需要探索,慢慢找切入点,让爷爷奶奶接受我。


比如,有位奶奶每天晚上收拾行李,东西摆满地,要回家。我就跟奶奶说,东西要存在安全的地方,然后帮她收拾起来,说有专车免费送她。一听有人跟她一起逃出养老院,她就特开心。不少失能老人并不清楚每天吃的是什么,喂饭时我就跟他们说,今天吃的是土豆、菠菜、饺子等等。时间长了,能感受到老人吃饭时情绪好了很多。


邢雪:我们很想了解,年轻人加入养老服务行业,市里有没有优惠政策?


李红兵:今年1月1日起,《北京市养老服务人才培养培训实施办法》正式实施。其中针对毕业生设置入职奖励,引导专业人才进入养老服务行业。


目前多数对口专业的毕业生,进入养老服务行业的就业意愿不强,《实施办法》规定,国家统招北京生源或北京地区普通高等院校、中高等职业学校的应届毕业生或毕业一年以内的往届毕业生,进入北京市养老服务机构专职从事养老服务工作的,按照本科及以上6万元、专科(高职)5万元、中职4万元的标准,发放入职奖励,在申请人入职养老服务机构工作满一年后开始发放,分三年按照补贴标准的30%、30%、40%,直接发放给本人。


设立这个入职奖励,是希望吸引和鼓励更多毕业生进入北京市养老服务机构从事医疗保健、康复护理、营养调配、心理咨询、技术培训、能力评估、服务规划等养老服务相关工作,发挥专业力量、带动行业生机,从而全面提升养老服务人才队伍综合素质。


邢雪:如果是像我这样,在外地上学也不是北京籍,来北京从事养老服务,会不会有一些政策上的支持呢?


李红兵:这次的政策设计中还不包括。你理解得非常准确,这次的政策主要包括在北京上学或者北京户籍的毕业生。政策制定落实也是个试水的过程,在逐步细化岗位津贴、入职补贴等内容。我们相信今后这个政策还会扩展。



邢雪:现在有很多工作人员,尤其年轻人,可能会涉及轮岗做手工做行政,那还能享受补贴吗?


李红兵:补贴指向是挺明确的,针对一线的护理员。养老服务机构里有三类工作人员可以说十分关键。第一类是一线护理人员,服务行业最需要的就是人对人的服务;第二类是专业人员,包括营养师、康复辅具适配师、心理咨询师、院内医护等,是通过专业能力提供关键支持的;再一个就是院长,是养老机构的火车头。


所以现在先抓这三个重点,尤其今年疫情期间,你们在封闭情况下保障老年人的照护,应该说是最需要先予以支持的。但如果流动性很大,养老护理服务的工作质量也难以保证。


你提出的先轮岗后确定职业的情况,后续可能也要考虑完善。总的来讲,补贴和津贴的发放可能还要更灵活一些。这次的政策是三年一个期限,三年以后会做更多完善和调整。





邢雪:今年冬天疫情出现反复,针对养老机构民政部门会不会有新的要求和措施?


李红兵:这次的疫情大家心态应该跟去年年初的时候有质的差别。去年初,武汉刚出现疫情时,我是很担心你们,那时一直是封闭管理状态,工作人员面临的困境和受照料老人他们自身的困境是相互缠在一起的,很不容易。


现在的封闭管理要“有呼吸”的封闭,换句话说,老人该进来你得让他进来,员工要出去,有必要的话得让他出去。之所以常态化,是希望这些细节要求成为大家的习惯,比如,戴口罩、消毒、入院可疑症状筛查等。


这次很多无症状感染者出现,作为养老服务社工,咱们要关注的一点是,能不能让员工首先建立起个人防护的习惯。


邢雪:我们每周都进行疫情防控培训,还要考核。实际操作中也慢慢积累经验。比如,去年下半年疫情缓解后可以探视,进门筛查最开始是探视人自己填表画勾,后来是我们一条一条询问画勾,现在是探访人自述状况和轨迹,这样保证不出现应付填表而疏漏的情况。


李红兵:你给了我一个很好的建议,就是一定让他自己自述,比我们带有诱导性地问可能更有效果,这点上我们可能要从你们一线多了解。有时候拍脑袋出来的东西,到一线实践时,是不是有时候也觉得挺烦的?


邢雪:这个倒还好,我们就是按照防控要求结合实践,找到最好的落实方法。而且通过严格消毒和筛查,秋冬季院内老人呼吸道感染的疾病比去年少了很多。


我们平时会给爷爷奶奶拍视频,年末时把这些素材剪辑到一起,大家都看哭了,那段严格封闭的时间我们是这么走过来的。爷爷奶奶跟我们说,如果在家的话没人照顾,可能会觉得看不到希望了。其实反过来说,爷爷奶奶也陪我们了,我们那段时间心理压力也挺大。


李红兵:就目前情况,你今年看来是全年都回不了家了。


邢雪:今年不打算回去啦,已经做好了春节继续在这儿准备。家里人一开始有点失望,但也会理解,毕竟是工作嘛。跟妈妈视频的时候,也跟姥姥姥爷唠唠嗑,说说最近的开心事儿,安慰他们我会尽快回家的。



李红兵:真好,那他们现在希望你继续干下去吗?


邢雪:姥姥姥爷还是挺支持我的。但很多亲戚朋友就会想象我的生活工作状况特别惨,每天头发油油的,脸油油的,汗流浃背那种。但我发朋友圈,平时和他们交流,让很多人现在觉得,养老行业工作也挺好的。


李红兵:养老服务一般人还真干不了,因为又苦又累,而且承担了很大压力。虽然家家都有老人,人人都会变老,但是老人所面临的困境,很少有人感受到。所以养老服务行业外的人,有时候不知道这份工作的难度,也不知道里面可能蕴含的机遇。


除了显性收入,其实还有跟老人的交往过程中,他们的人生阅历对我们的启示,这种思想上的分享常常是被忽略的。


邢雪:未来咱们的养老行业,您觉得需要什么样的人才?


李红兵:我认为,未来我们养老服务从业人员基本的方向:

第一,要有对老人真正发自内心的爱,这是一切的基础;

第二,一定要懂老人,需要掌握比如社会工作学、医学护理、心理学、营养学、康复辅助器具等,是横跨领域融会贯通的应用型人才;

第三,需要大量经验,每一个老人都有他的独特之处,年轻人从事这个行业,未来需要通过一个个关口,从职业到家庭。我们希望能在每一个关键节点上,尽可能助推一把。

版权所有:威海市养老服务业协会鲁ICP备14032050号

电话:0631-5378800邮箱:whylfwyxh@163.com

地址:威海市统一路438号楼四层网站管理技术支持:中威网络